快狐破解版无限次数

林战动了,一步来到首先开枪的杀手面前,一伸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手上一使劲。

咔嚓,直接扭断了那人的脖子。

杀手连哼都没来得及,直接毙命!

哒哒哒,另外几个杀手,一看同伴被杀死,顿时慌了,所有手枪对着林战就是一顿猛烈射击。

几分钟后,杀手们停了下来。

“大哥,他死了吗?”

房间里漆黑一片,另外两个杀手根本看不清情况,他们对着身边的老大问道。

杀手头目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眼睛瞪着。

“老大,你说话啊!”

其中一个杀手,就站在杀手头目的身边,看到他不说话,直接推了一把。

噗通。

杀手头目直接倒了下去。

冰糖般清甜气质女孩高清图片

“猴子,什么情况?”

另一个杀手到杀手头目的身边,蹲下身子一看。

只见杀手头目的脖子处,已经被利刃直接割破,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猴子,不好,撤,撤,撤!”

杀手跳起来,直接向窗台上扑去。

咣!

从窗外直接飞过来一脚,整好踹在那人的胸口上,那人直接飞了回来。

咚的一声落在地上。

“啊呀!”

杀手倒在地上大叫起来。

顿时室内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

艾琳从窗台上跳下来,踱步来到杀手的身边。

被叫做猴子的杀手,嘴巴张的老大,惊恐的看着林战和艾琳。

“就你们这水平,还敢玩枪!”

艾琳拾起地上的伤,嘎巴一声直接把枪折成两段。

“你,你…放了我哥!”

猴子哆嗦着,手枪指着艾琳和林战。

“谁派你来杀我?”

林战看都不看猴子,这人一看就是新兵蛋子,还敢接杀人的买卖,真是穷疯了!

“猴子快跑!别管我!”

倒在地上的杀手,冲着猴子喊着,他知道,这次行动失败了,老大都死了!

但是,猴子是他弟弟,如果俩人都死了,他们家就绝了后了!

猴子撒腿跳上窗台,那是唯一可以逃出去的路。

嘭!

窗外又飞来一脚,把猴子踹了回来,直接倒在他哥的身边。

“求求你,放了我们,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

猴子的哥哥趴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

他们靠着手里有枪,暗地里接了不少的活,都是顺利完成任务。

没想到会折在林战的手里。

当时雇主跟他们提过,林战很能打,几个人还没放在心上。

因为,他们手里有枪,根本就不用跟目标近距离接触

“谁让你们来杀我的?”

林战对猴子问道。

“我们接任务,从来不问雇主的名字,只知道那人姓庞。”

姓庞?庞家的人?

林战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昨天刚跟庞瀚辰起冲突,今天杀手就找上门来,庞文修是庞瀚辰的二爷爷看来,庞家也是要作死的。

“去庞家!”

艾琳不敢怠慢,一手一个,拎着两个杀手跟在林战的后面。

“这件事情,应该是庞瀚辰一人所为,不过,打狗是要看主人的,这件事应该让庞文修知情。”

林战心里也清楚,庞家现在是他的附庸,借给庞文修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老爷子,不好了,林战来了!”

庞辉从外面跑进来,满脸惊慌。

“林战来了,去迎接就是,你慌什么!”

庞文修知道,庞辉这是被林战吓破胆子,心里有些不满意。

整个南吴的人,都知道现在庞家大半的生意,都归林战所有。

嘭,嘭!

林战进来,身后的艾琳直接把手里的人扔在地上。

“这,林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庞文修看到地上的人,有些糊涂了,他不知道林战这是什么意思。

“庞老爷子,这俩人,是刚刚刺杀战哥的杀手,他们招供,说是庞家的人雇来杀害战哥的,你怎么解释!”

艾琳脸上带着怒气,林战不紧不慢的在一边坐在,盯着庞文修。

“林先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可以发誓这些杀手,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肯定是有人嫉妒我们两家交好,才来陷害!”

庞辉急忙解释,这件事情一旦落实,庞家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林战最痛恨的就是背叛。

“是的,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我们做的!”

庞文修也开口说到。

“庞文修,我记得你还有一个旁孙叫庞瀚辰。”

林战提出庞瀚辰,庞文修的脑袋嗡的一声。

他想起来,昨天庞瀚辰来找他,让帮忙教训林战,被庞文修痛骂了一顿。

这件事情,该不会是庞瀚辰做的吧。

庞辉也傻眼了,经林战提醒,庞辉敢肯定,这件事情一定是庞瀚辰做的。

我的天哪,庞瀚辰自己作死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拖累整个庞家?

“庞辉,你去把那个不孝孙子给我抓来!”

庞文修立刻对庞辉说到。

“好的,爷爷!”

庞辉赶紧带着庞家的护院,开车直奔香格苑。

“老婆,你就等消息吧,那个林战,不死也得扒成皮!”

庞瀚辰躺在沙发上,对庄雨蝶说到。

“老公,你真是太棒了,以后,我再也不叫你窝囊废了哦。”

庄雨蝶亲昵的搂着庞瀚辰的脖子说到。

对于庄雨蝶突然的热情,庞瀚辰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搂住庄雨蝶。

咚咚咚,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庞瀚辰夫妻吓了一跳。

庞瀚辰更是生气,庄雨蝶宁可让他去外面找女人,也不愿意自己碰她,好不容易有机会,被砸门的人给搅和了。

“庞瀚辰,我问你,刺杀林先生的枪手,是不是你花钱雇的!”

庞辉进到门后直接来到庞瀚辰的身边质问道。

庞瀚辰看到是庞辉,而且身后还带着保镖,顿时勃然大怒。

“庞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质问我,还带着保镖!”

庞蕴晟接管庞氏集团后,把大权部掌握在他自己手里,庞瀚辰虽然在那里有股份,庞蕴晟连个职位都没给,他每月的钱,就看着那点分红。

庞瀚辰心里恨死庞蕴晟,今天庞辉过来,庞瀚辰索性把怨气撒在了他的身上。

“庞瀚辰,你就是蠢货,和我去见爷爷!”

庞辉一挥手,带来的保镖过来,直接把庞瀚辰捆上了!

“带走!”

庞辉把庞瀚辰塞进别车里,回到庞家。

“二爷爷,庞辉那个混蛋,竟然敢绑我,你可要为我主公道!”

庞瀚辰看到庞文修,一开口就向庞文修告状。

但是当看到地上的杀手时,一下子脸就白了。

庞瀚辰自然是认识猴子和他哥哥的,俩人出现在庞文修这里,说明刺杀失败了。再看向林战,庞瀚辰一下子都明白了,林战,这是上门来讨说法来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