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苹果版下载二维码

正在楚剑秋和那胖子剑拔弩张时,楚剑秋感觉衣袖忽然被扯了扯。

楚剑秋转头望去,只见是元清莹伸出青葱玉指捻着他的衣袖,此时她望向楚剑秋,向楚剑秋使了个眼色,轻声说道:“少说两句吧,你打不过他的,免得自找苦吃,何必呢!”

楚剑秋闻言,微微一笑,看来这姑娘心地还是挺善良的,虽然对陌生人充满戒备,但是担心自己出事,还是出言相劝。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这胖子不过是半步神灵境的境界,只要对方不是比风元六杰这种天之骄子厉害十倍的妖孽,楚剑秋打他简直和玩的没有什么区别。

“大家静静,开始上课了!”此时公冶苓轻轻敲了敲桌子说道。

公冶苓不但姿容绝美,气质温婉,连声音都极其好听,珠圆玉润,犹如天籁一般。

听她开口说话,都让人感觉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在公冶苓说出这话时,课室中几乎所有的弟子齐齐向楚剑秋这边看了过来,一个个目光中充满了怒火。

尤其是丘燕,望向楚剑秋的目光中所含的怒火,简直是想把楚剑秋焚成灰烬。

因为整个课室中,就只有楚剑秋和那胖子刚才在说话,其他人都是翘首以盼地等着公冶苓上课呢。

公冶苓也是没办法才说这话的,因为她刚才望向楚剑秋这边好半天了,想示意他们静下来,但是奈何当时楚剑秋和那胖子说得兴起,都没有发现公冶苓的目光。

似云端梦幻少女透明薄纱裙美轮美奂图片

直到此时,被所有人的目光怒瞪时,楚剑秋和那胖子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呃,貌似闯祸了,这下看来招来的仇恨不少。

楚剑秋的心中不由颇有几分尴尬,他还真不是想要在课堂上捣乱,而是刚才那胖子欺人太甚,他才出言反驳的。

那胖子见到那一大堆的怒火射了过来,顿时也不由怂了,吓得脸色都一阵发白。

得罪了这么多人,以后他在这课堂上还怎么混。

这怪身后那青衫小子,害得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此时胖子的心中恨死了楚剑秋。

元清莹见到那一大堆的目光看过来,顿时也不由缩了缩脑袋。

她本就胆子小,此时被一众愤怒的目光看着,更是一阵胆怯心虚,差点没被当场吓哭。

“欢迎大家来到符阵课程,接下来的一年中,符阵课程都是由我来给大家授课。”公冶苓柔和的嗓音在课室中回荡。

“要想学习符阵,首先我们要了解清楚,何为符阵!只有清楚了符阵的本质,我们才能对符阵进行学习和掌握。在座各位不知道有没有对符阵有所了解的,可以站出来说说。”公冶苓温和的目光在课室中的弟子身上缓缓扫过。

“老师,我知道,符就是用符笔在符纸上画出的灵符,阵法就是各种材料布置出来的阵法!”听到公冶苓这话,前面那胖子顿时站起来兴奋地说道。

这么简单的问题还不好回答么,他刚才在课堂上和楚剑秋争吵时给老师落下了不好的印象,他要趁着这个机会挽救回来。

胖子说完这话后,目光睥睨地在周围扫了一圈,自己这个回答实在是太机智了!

听到胖子这回答,课室中骤然一静,紧接着,下一刻,一阵哄堂大笑在课室中爆发出来,就连公冶苓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温婉笑意。

“哈哈,笑死我了,居然还有这种回答的。”

“这家伙是猪么,不懂就不要出风头,简直是丢人现眼。”

“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吧!”

……

胖子听到课室中的嘲讽,顿时瞬间懵了,在他说出那话时,不应该是引来众人的羡慕和敬佩才对的么,眼前这一幕是怎么回事。

公冶苓及时阻止了众人对胖子的嘲讽:“这位同学说得也没有错,只是对符阵的了解比较停留于表面。”

“还有没有其他同学想发表一下意见的?”公冶苓示意胖子坐下,继续在课室中众人的身上扫视着。

“符阵是武者对真元的控制通过符纹和阵图为工具的一种展现方式!”此时一名白衣翩翩公子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

这名白衣公子手执折扇,容貌俊朗,仪态风流,顿时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哇,这公子太帅了,他是谁?”

“风元六杰之一的周新立你都不认识啊,你是怎么混的?”

“原来他就是风元六杰之一的周新立啊,怪不得对符阵能有这么深刻的认识。”

“周公子实在太帅了,如果能够和周公子春风一度,让我干什么都愿意。”

……

那白衣公子站出来后,一大堆的花痴女顿时眼冒精光,恨不得立刻就对那白衣公子投怀送抱。

周新立目光缓缓转了一圈,有意无意地落在丘燕的身上。

他报名符阵课程,固然也是想来进一步学习符阵的,毕竟公冶苓可是江霁的高徒,符阵造诣水平极高。

来向公冶苓学习,对他符阵水平的提高应该有极大的帮助。

但是同样的,周新立也想把丘燕这个风元学宫四大美人之一追到手。

至于公冶苓这个显然更有魅力的四大美人,他暂时还没有这种胆子动歪心思。不说公冶苓本就是尊者境强者,光是公冶苓的追求者,就足以让所有对公冶苓动歪心思的人望而却步。

公冶苓听到周新立这番论述,顿时也不由点了点头,周新立说出这番话,可以说是对符阵的理解已经算是极其深刻了。

既然已经有了周新立的这番言论,公冶苓自然不会继续提问下去,在她认为,这个课室中的弟子应该没有人能够有比周新立对符阵的认识更深的了。

正在公冶苓想要继续讲课时,丘燕忽然看着楚剑秋说道:“楚剑秋,你不来说两句么,记得你当初报名时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多么多么了不起的。”

楚剑秋听到丘燕这话,顿时不由一阵无语,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

但是看着丘燕眉眼中的那一抹讥嘲之色,楚剑秋就知道这妞是故意找茬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