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应用

赵琳儿无奈之下,只好说自己最近参悟离剑道遇到瓶颈,所以到离剑峰外围区域去转了转,以调整心境。

离山剑主对此倒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等到离山剑主离开,赵琳儿却是似乎想到了什么。

当初王腾镇压她的地方,在与王腾拜入的阴阳峰的方向连接起来,再延伸出去,其所指的方向,不正好就是剑阵峰的方向么?

这么说来。

当日王腾会出现在那里,其本身是要去剑阵峰?

想到这里,赵琳儿顿时心中一惊:“难道那这段时间传闻的,那个一日之内连续悟尽剑阵峰与灵剑峰传承的神秘天才,是他?”

赵琳儿忍不住深吸口气,一双美眸之中目光闪烁。

想到当初与王腾初遇的时候,其修为还不过是真神巅峰大圆满的境界,此番再度相逢,其修为却已经是神君后期,并且连她触不及防之下,都被其一击镇压!

此前她被镇压的时候,心中就曾猜测过王腾的身份,现在则是更加怀疑了。

此刻,赵琳儿心中几乎已经笃定,那个如今离山剑派中传的沸沸扬扬的神秘天才,就是王腾!

念及至此,赵琳儿顿时忍不住咬牙切齿:“这个混蛋,竟然隐藏的这么深!差点被他害死!”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呼……冷静,我要冷静!”

赵琳儿气得酥胸起伏,想到先前那混蛋竟然敢偷窥她小解,随后又出手将她镇压在地下,接着跑去偷学其他峰的传承惹出风波,却还险些连累到她!

她觉得这混蛋简直就是个煞星,克星。

……

时间匆匆,又是一个半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而这一日,前往南明洲南部边缘地区,调查王腾身份的黄寒,也终于回到了离山剑派。

并且第一时间面见了阴阳峰主,汇报调查结果。

黄寒早已被王腾收为麾下,调查的结果自然是早已注定的答案。

听到黄寒的汇报,阴阳峰主顿时长舒了一口气,盯着黄寒道:“很好,辛苦你去跑一趟了,你下去吧。”

阴阳峰主倒也并未对黄寒产生怀疑。

黄寒拜入离山剑派已经有些年月了,其身份底细十分清白,与阴阳峰主甚至还有些亲戚关系。

所以阴阳峰主对黄寒信任有加,也正是因此,才会让黄寒去调查王腾的身份。

而他之所以会怀疑王腾的身份,也只是因为王腾半年内悟透阴阳峰的传承剑道太极剑道。

对于王腾这强大的天赋,感到有些不安而已,所以才派黄寒又去详细调查一番。

现在得知王腾身份的确无虚,阴阳峰主自然也是放下心来,对王腾的怀疑也彻底打消,反而因为王腾的极高的悟性而感到欣慰。

……

也就在这一日,王腾终于结束了此次的炼器。

在他面前,十二口神光闪烁的神剑,漂浮在面前。

隐匿阵法,隔绝了天劫,因此这十二口神剑的炼制,并没有引发太大的动静。

不过,神剑终究还是需要经历天劫的淬炼。

否则便会有瑕疵,威力方面会大打折扣。

“得出去一趟,找个地方,引天劫淬炼一遍这十二口神剑。”

王腾长吐一口浊气,看着眼前的十二口神剑,其眼中满是欣喜之色。

有了这十二口神剑,在配合自己身上另外那三千五百八十八口神剑,他便总共拥有了三千六百口神剑,足以布置天罡千剑阵了。

王腾没有迟疑,将这十二口新炼制的神剑收了起来,招呼了秃顶鹤与赤鳞一声,接着又带上了罗生睺一起,便打算离开离山剑派,寻找渡劫之地。

秃顶鹤依旧幻化成了一只秃毛鹦鹉,趴在王腾的肩膀上。

赤鳞龙蛇缩小身形,钻进王腾的袖袍之中。

至于罗生睺所化的灵猴,则是跟在王腾身旁。

王腾御虹而行,径直飞出了阴阳峰,冲着离山剑派山门处一路疾驰而去。

阴阳峰主也注意到朝着离山剑派山门外飞去的王腾,打消疑虑后倒也没有在意。

原本新入门的弟子,入门三年内,通常都不会离开宗门,会潜心参悟传承剑道。

但王腾早就已经将阴阳峰上的剑道传承太极剑道尽数参悟与掌握,阴阳峰主自然没有理由限制王腾离宗。

离开离山剑派山门后,王腾径直朝着东方飞去。

东边有着一片辽阔的迷雾海。

这片迷雾海,是南明洲相对内围区域的一个禁区,其中蕴藏未知的凶险,据说闯入其中的人,都会迷失其中,很难走得出来。

不但如此,每隔一段时间,迷雾海中的迷雾就会如同涨潮一般,卷向迷雾海四周的陆地,很多人被迷雾卷中之后,遭遇不测。

所以迷雾海连同其附近区域,都人烟罕见,是一个十分僻静之地。

王腾自然不会深入迷雾海去冒险,只是打算到迷雾海附近的区域,开辟一个隐秘的渡劫之地,让十二口神剑渡劫。

而迷雾海的迷雾,每一次“涨潮”都有规律可循,中间会间隔一个月的时间。

这个时间空档,完足以让十二口神剑渡劫了。

在地图上找到迷雾海的所在方位,王腾便带着秃顶鹤与罗生睺一路疾驰而去。

途中却是接连遭遇到数波各方势力的人马,王腾原本还以为这些人是在搜寻自己,结果却发现这些人马,竟然部都是在寻找秃顶鹤与赤鳞龙蛇。

“该死的,那头可恶的山鸡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找了这么久,连根毛都没找到。”

王腾飞驰之间,听到那些人中有人恼恨的咒骂与抱怨。

前面一对人马飞了过来,以法力显化秃顶鹤的形貌,冲着王腾客气的问道:“在下元荒门柳元一,见过离山剑派师兄,请问这位师兄可曾见过这只山鸡?”

“什么山鸡,这明明是仙鹤!这只仙鹤如此英俊霸气,威武不凡,竟然被你认成是山鸡,你那什么眼神儿?”

听到柳元一的话,趴在王腾肩膀上的秃顶鹤顿时怒了,还不等王腾开口,便立即开口嚷嚷道。

“嗯?”

柳元一一愣,目光落到幻化成秃毛鹦鹉的秃顶鹤,顿时皱了皱眉,一只秃毛鹦鹉,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

而且……这只秃毛鹦鹉可真丑,不但脑袋秃了,竟然连尾巴都是秃的。

嗯?

秃头秃尾巴?

柳元一顿时目光一凝,急忙又对照了一眼那秃毛山鸡的影像,随后冲着秃顶鹤上下打量。

Tagged